问题四

 

行为在今世和后世中有什么作用?

 

真主所默示的全真和完善的经典,实际上对于人们心中有怎样的作用呢?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答复过了。即完善的主的经典,能使人由最幽邃的深谷般的愚昧升到极高尚、极光明的智慧的峰巅。它能令一个野蛮的人变为一个文质彬彬之士,能使一个文质彬彬之士成为一个有道德的君子,更进而能使有道德的君子在精神上,成为天人合一,具有主德的人。在这个生命里,经典的实用条规的一个作用是:一个遵循真经的人便能渐渐地认识人类的权利,在适当的情况下,应用他公平、仁慈的和同情的能力。他依照人类的个别阶段与他们分享真主所给他的学问、认识、财产和安乐。他正像太阳用他所有的光普照整个人类。他像月亮将从真主得来的光传送别人。他像白天的光明,昭示善、美的道路。他如黑夜一样,将别人的弱点隐蔽起来,而且给疲倦的人们以一个休息的时间。他如天之仁厚,所有困厄的人都得其庇佑,并在适当的时候下降恩惠的雨露。又如地的谦卑,好像地板供给人们安适,把他们都安置于自己仁慈的怀抱,赐予他们各种精神果实,所以这就是完善经典的作用。固守完善经典的人,使他把自己对真主的权利与人类权利达到其完善的终点,在真主的意愿里完全忘记了自己,成为创造者的真正仆人,这是经典的实用条规在今世的生命里对人们的作用。至于其对人们后世的影响,是他那天将以明显的视力,看到与真主精神的会合。他们为了喜爱真主而服务人类,这种从他们的信仰和善功的热爱所鼓励的服务,将会像天园的树木和河流一样向他们显示。

全能的真主在《古兰经》里关于这方面说道:

 

وَالشَّمْسِ وَضُحَاهَاوَالْقَمَرِ إِذَا تَلَاهَاوَالنَّهَارِ إِذَا جَلَّاهَاوَاللَّيْلِ إِذَا يَغْشَاهَاوَالسَّمَاءِ وَمَا بَنَاهَاوَالْأَرْضِ وَمَا طَحَاهَاوَنَفْسٍ وَمَا سَوَّاهَافَأَلْهَمَهَا فُجُورَهَا وَتَقْوَاهَاقَدْ أَفْلَحَ مَنْ زَكَّاهَاوَقَدْ خَابَ مَنْ دَسَّاهَاكَذَّبَتْ ثَمُودُ بِطَغْوَاهَاإِذْ انْبَعَثَ أَشْقَاهَافَقَالَ لَهُمْ رَسُولُ اللَّهِ نَاقَةَ اللَّهِ وَسُقْيَاهَافَكَذَّبُوهُ فَعَقَرُوهَا فَدَمْدَمَ عَلَيْهِمْ رَبُّهُمْ بِذَنْبِهِمْ فَسَوَّاهَاوَلَا يَخَافُ عُقْبَاهَا(2:91 -16)

 

以太阳及其光辉作证,以追随太阳时的月亮作证。意思是以月亮假借太阳之光而普照万物作证,以显现太阳的光和指示道路时的白天作证,以把大地变成黑暗并把一切都放置在黑暗中的夜作证,以天和它创造的目的作证,以地和地的这样铺展的目的作证,以灵魂和灵魂的完全的优良品质作证,这完全的优良品质使这人的灵魂等于一切的受造物。意思是,在万物中个别所具有的优良品质都集合在这完人的灵魂之中。如这所有的东西,个别地服务人类,而这个完人自己完成那万物的、总的贡献。如象我在上面业已写过了。然后真主说,凡同日、月、地球一样,为主献身而服务人类的人,他是得救者,已脱离了死亡。

 

应当记住,这里所讲的生命,乃是永久的生命。完善的人将要获得这种永久生命。这就指示力行经律的果实在后世的生命里将是永久生命,而这永久生命将依赖瞻仰养主的食粮而永久维持的。真主又说:凡是败坏了自己,没有藉各种天赋良能培养各种优良品质,而且在过了污秽生活以后回去了的那个灵魂,算是灭亡了,对于生命绝望了。他又举例说明那个厄运的人的史话将和洒姆德 人相似。他们伤害了那被称为真主的骆驼,不许它饮他们的泉水。(九十一:二至十六)这个比喻就是说,人的灵魂好比真主乘坐的骆驼,意思是说,人心就像一个宝座,所以显示真主之光荣,骆驼藉以保存生命的水,就是指那主的热爱与认识。继而真主说:洒姆德 人拒绝了骆驼饮水,当他们把骆驼割伤了,使它不能饮水时,他们就被真主毁灭了。真主毫不顾虑他们的死亡以后,他们的妻子儿女将面临什么情况。所以凡伤害那个骆驼即灵魂,而不理会其修养以求达到至善的,阻止其饮用精神之水,他也将被毁灭的。

 

《古兰经》中真主以不同的东西立誓的哲理

 

真主指着太阳和月亮等物作证,是有精深的哲理的。但反对伊斯兰教的人们,由于不知其精深的哲理,持反对的意见,说真主有什么作证的需要呢?为什么以其创造物作证?因为他们的了解是世俗的,不是精神的,所以他们不会对此有真正的认识。要知道,如果我们想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了解发誓的目的。在普通交易或法律的事情上,当一个人发誓,他的目的不过在补助证据的不足。因为在案情上,不能请得别人作证,就求真主作证,因为真主能知一切秘密,故为最好的见证。他想以真主的动作成立他的证据。方法是这样:真主没有在他立誓之后惩罚他来表示他发怒,这就是他说真话的明证。倘他说了假话,真主必发怒而加以谴责。因为这个理由,人不能指他物来发誓,因为这被造之物不知道未见的,也没有力量惩罚违反事实而发誓的人。真主誓言的目的和意义,自然和人类的有别。关于这一方面,真主的常德是真主的工作有两重性质:那就是显然的和推理的。显然的工作是容易明白的,关于它们实在很少或是简直没有异议。但对于推理的工作,人们就有误解,发生分歧。真主想在人们的眼前,拿他的明显的工作,证明他的推理的工作。

我们很明显地知道日月、昼夜、天地皆属于显然的一类,因为它们所有的性质,是人所共知的。但人的灵魂的所有的特征,就不是显而易见的了。不是每个人都能了解的。真主为要推论到人们的灵魂里含有这样的特征,所以,真主为要推论到人们的灵魂里含有这样的特征,所以,真主为了显示他的推理的工作,把他的显明的工作当作证据陈述出来。好像真主说,如果你对人类的灵性里所隐藏着的特征有怀疑,你可由日月等造物里面明显地发现那些特征,进而推理人的灵魂里必有那些隐藏的特征。你们知道,一个人是一个小世界在他的个体里面具有整个世界的简略图样。当证实了宇宙各大星体里面都具有这些特征并给予万物利益,那么,人是最大者,为高级的受造物,他为什么不具备那些特征呢?正如日一般,他也有他的光。这就是知识的光,智慧的光,他能用来照耀全世界的。又像月亮一样,它由伟大的真主得来精神景象的光,启示的光,传给那些仍在黑暗中摸索而尚未达到完善的境域的人们受用。这样,你们怎么能说一切先知职位、一切使者的受命和所有安拉的律令和经典都是人的假造而有自私的企图呢?你们看看,太阳的光怎样照耀着各种途径,连它的崎岖高下,皆显露出来呢?完全的人就是精神光辉中的白天。光天化日之下,每一途径都显现出来,他指示人们真正的路在哪里,只有他是真理与正义的光明日子。我们也体验到,夜怎样能使疲倦的人们得到休息日中工作到精疲力竭的人,当然欢迎夜的来临,好叫他们能够休息一下。所以夜也是人类弱点的遮盖。完人来到这个世界也一样地能够令世人得到休息和减轻他们的负担,这是由于他们藉真主的启示使人们很容易地获得认识、解决许多重大问题。正像夜掩盖缺陷,真主的启示遮盖人类智慧的欠缺,使它不显现人间。因为有理智的人以启示的光辉自觉地改善自己的错误。所以他的弱点不致公然暴露。希腊哲人柏拉图他干出祭祀偶像的愚行,但伊斯兰教的哲人,从没有干过这种不高洁和愚蠢的事情,就是因为他们服从穆圣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的言行来做他们理智的指导。现在你们看真主的启示,好像夜一样遮掩智慧人们的不足。

 

这也是你们所知道的,真主的完善仆人,把所有疲倦困苦的人们,皆放置在他的庇荫之下,像天覆盖万物似的。特别是真主的先知们,以恩惠施与世人,一如天之以雨露沾润万物。他们一样地具有地的性质,从他们的清洁的心灵生出无数真理和智慧的树,人们从它们阴影、花、果获得益处。所以由自然界所显示明显的自然法则,我们就能证明隐藏的法则,这法则真实存在的证据,只看上面所引证的经文所载着的作证,便充足了。请看这是《古兰经》中具有的多么完善哲理的言语。这言语竟出自一个文盲和居住沙漠人之口。如果这不是真主的言语,那么,世界上一般有智慧的人和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何至于仍不了解其精微的知识,反而对它以反对的眼光看待。这是一般的经验,当一人由于有限的理智不能了解一个东西,他便批评那个具有哲理的东西。他的批评证明那个精微的哲理超越于普通理智的极度。这就是为什么称为有理智的人也对《古兰》持反对之说。但是现在他的秘密业已显露,有理智的人将再不从事反对,而且将加以欣赏了。

 

在别一个处所,《古兰》又曾用过誓言的格式,当他引用自然律作证真主的默示的常德时,他说道:

 

وَالسَّمَاءِ ذَاتِ الرَّجْعِوَالْأَرْضِ ذَاتِ الصَّدْعِإِنَّهُ لَقَوْلٌ فَصْلٌوَمَا هُوَ بِالْهَزْلِ     ( 12:86 -15)

 

 

我以降雨的天,和得雨而生万物的大地作证(发誓),这本《古兰经》是真主的真言,他的默示。它将真伪分别出来,它并不是无用的。(八十六:十二至十五)意思是说,它不是不因时而来,而是像季节的时雨到来的。

 

在这里,全能的真主,以显著的自然律,证明《古兰经》是真主所默示的真理。在自然律中,我们很容易看出,当需要的时候,雨就由天而下。地上的草木靠它生长。如果隔了多少时期,天停止了下雨,地球上层的水,甚至井里的水也就渐渐干起来了。所以我们知道地下的水是依赖着天上的雨水的。就为了这个原因,每当天上下雨的时候,地上的井里的水便要上升。为什么上升呢?原因就是,天上的水把地上的水向上吸引。真主的启示与人的理性的关系也是这样。真主的启示是天上的雨水,人的理智是地上的水。地上的水(理智)常获得天上雨水(真主的启示)的营养,如果天上的雨水(启示)停止了,那么,地上的水(理智)也就慢慢干涸了。这道理,还不够做这事的证明吗?如果经过了长久时间,没有得真主启示的圣哲的人降生,人们的理性,就自然会和水一样,干涸和污秽起来了。我们试看伊斯兰教以前的情况,就可以明白这个道理。穆圣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未降生以前,各处都是黑暗的。在他六百年前伊撒(耶稣)降生了,但经过这一个长时间,中间没有一个得过真主的启示的人出现过。所以全世界都趋于下流,腐化的思想普遍了各地。这里唯一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在很长的期间,默示已经中断了。天国仅在理智手里,那个不完全的理智使人们遭致多少损害,还有人不知道吗?请看,当启示的雨水一个时期不下降的时候,一切理智的水怎样的干涸了呢?

在上述的作证中,真主就指示了这个自然律。他说,你们没有注意真主的断然而永久的自然规律吗?地面能够生草木,全赖天上的雨。这明显的自然律是隐秘的自然律、真主的启示的作证者,所以你们应当从这个证据得到益处,不要把单独的理智做自己的领导。理智的本身,不能绝对可靠,因为他如果没有默示给他作养料,就不能存在而逐渐消灭的。正如天上的雨有这样一种特征,不论井里直接被增添了水量与否,它由于它的天赋的性能,升高一切的井水。同样地,当一个得到了真主的启示的领袖降生在世的时候,无论有智慧的人跟随他与否,但是在受到这个启示的时代里人类的理智中产生就前所没有的这样的光辉和清晰。人们油然的开始寻求真理,在人们的思想的能力中,由于不可见的因素,产生活动。这种理智的发展和人心的狂热就是那得到了启示的人出现世间的吉庆而产生的,特别地,正像天上的雨提升地上的水。当你见到每个人都起而寻求宗教,地上的水开始涌上了,你也应当站起来,也应当警觉,应当坚定地了解,天上的大雨已经下降到地上来了,真主的启示的雨已经降在某人的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