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印汉译伊斯兰教哲学叙

 

中国隋唐之际,穆罕默德圣人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宣扬伊斯兰教义于西方,真理广播,远近响服,随即传入中土。千馀年来,信教者达数千万,但以阿文艰深,学者又未兼习中文,遂鲜少对外宣传,不惟教外人无由知伊斯兰教义,即教中穆民,亦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盖阿文既难习,而教义又博大精深,一知半解者,固不乏其人,深明奥义,洞悉真理者,则寥若晨星,盖以中阿语言不同,文字互异,以不同语言文字之人,研求不同语言文字之高深玄理,此二难并列,固钻仰不易矣。

 

然真理正道之入人心,如磁石之引铁,有所谓不胫而走者,伊斯兰教传入中土,固非回教帝王如异徒所诬之武力方式压迫人民而使之奉教也;亦非中国君臣提倡崇奉,如佛教之建寺译经,阐扬广播,以启人信仰也;更无通人博士,翻译经典,奔走呼号以宣传教义,而博取皈依者。仅赖抱残守缺、固步自封之长老,以一知半解之所学,传诸及门弟子数人数十人,并按传统教律,宣布於一寺或一乡而止,然而家传户习,皆能崇拜清高独一之真宰,遵从至圣穆罕默德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之训示,虽不知其所以然,而正道之籽粒,深植於每一伊斯兰人之心中,绝无犹疑携二之意,是岂人力所能为哉?

 

虽然世变日亟,对内对外若无宣传大道之译本,以启迪人心而宣示真理,则内无以增进穆民向道之忱,外无以引导人类臻於至善之境,将至为邪说诬蔑,以伪乱真,此诚为有志响导人士所忧悬亟需得一完善诠译伊斯兰真意之译本也。

中国至明清两代,始有伊斯兰教义译著问世,如明王岱舆先哲之《正道真诠》,清先哲马文炳氏之《清真指南》,刘介廉氏之《性理》,《典礼》,《五功释义》,《至圣实录》,马复初氏之《大化总归》,《幽冥释义》,或详述认识造物主本然之有,或论列教条和礼仪之规范,或阐明幽冥真谛,或训示立身处世之良法,皆具有宏大精深奥旨,以发人深省,其它普通译著具体而微者,不下数十部册,近代学人王敬斋氏之汉译《古兰经》,文词不能达其奥意,马子实氏之《回教哲学》,专研认主各哲理,总诸译著,分类研讨局部问题,固已满足人类之所需求,若概括阐明全部教义,使中国人民颖悟了解伊斯兰教整个体系,则似不能达其旨,且时代不同,教化亦须日新月异。

 

今者巴基斯坦伊斯兰教阿哈默底亚会,发动宣扬教义,以挽救邪说横行之今日人类,既用各国文字翻译《古兰经》,加以诠释,以明真义,又注意汇集各国关於伊斯兰教义译著,以广宣传。教友推荐巴国该会创始人,米尔萨欧拉姆阿哈德先生所著《伊斯兰教哲学》一书之汉译本,因介绍晤仰光主事者,穆尼尔阿哈默德伯哈里君,其嘱余代校正译文。持归穷十数晨夜之力,目视手抄,详读反复,慨然曰:是书诚如著者所云迨非人力之所能至者,今兹人类所切需者,其在斯乎。

 

本书上论造物主本然之认识,和其属性之妙用,以及人性之形成和道德之矫正私欲,并论及天堂地狱和末日之境界;中论《古兰经》之高尚完美,穆圣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之教化和使命;下论人类本身应有之美德,应遵守之规律,处世往还之礼节和道德,并教以超凡入圣诸法,更详析不信真理之人所得的痛苦和蔑弃宗教智识之果报,又批评用自杀以拯救人类犯罪之愚蠢。

 

凡所论列,莫不引证《古兰经》指示,条分缕析,因果详明,供读者概括地认识伊斯兰教义系统,其发人深省,有如旭日东升,幽冥毕露之概。著者肯定地说:读后将使心里生出一种新信仰,灵魂射出一种新曙光。诚哉斯言,信不诬也。

 

夷考伊斯兰人民,不无渊深博识之学士、精研真经圣训之长老、善於宣传教化之热忱领袖,惟以地限於区域,人限於种类,无参加集体研讨宗教之机会,无解答诸问题之因由,抱道者埋没於孤陋寡闻之区,老死穷乡僻壤窗牖之下,而求道者,每皆望洋兴叹,是正道之所以隐蔽无闻而讥评之所由来也,无融汇贯通,收罗四方学者於一室,通译各方语文以互相研讨真理,终将内外隔绝,真理隐晦,即穆民亦将自失其所凭依也。

 

本编著者具博学宏识之资,融汇贯通《古兰真经》全部精义,译解经文独出新裁,不落经注家窝臼,所以於宗教大会之上,发言人类所需诸答案,由粗入精,由有形至无形,莫不解答详明,头头是道,其云属於真宰启示徵兆之一,诚信而有徵也。

 

今将重新付印以广宣传,其於避邪说,扬正道,显明真理,将大造於人类,而东西文字互证真理之归於一,正道之不分国籍,不限於语言,将由此书大显於世。

惜中文译者为非回教徒,其译笔之信达雅固臻上品,惟对习用宗教术语,多与耶稣教雷同,是伊斯兰所禁忌者,如以神圣等名名造物主,是以被造者之名,加於创造者之上,其亵渎至尊,上下无别矣,案宇宙间自有形之天地、神圣帝王及无形之天使、鬼神,皆是被造之物类,各具专名,以名其类,而造物主宰,至高无上,无一物能类似其崇高伟大,故另有尊称之名号。伊斯兰用译音称安拉,用译意则称造物主,或真宰,不以宇宙间最高物类之名名之也。案中国字义最伟大者,为神圣二字,乃本《易经》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而来,故非回教徒之最高称谓,即称神圣,而耶稣教每译造物主为上帝,译其经为圣经,故本译中,或用神圣,或用上帝,译者本无标范,译名皆取诸於人,故无一定名称,但上帝出源诗经:上帝临汝,无二汝心,其原意即指最高无上之造物主,故用上帝尚无雷同被造者之嫌,但既为耶稣教所用,为正名则必拼弃,惟其意义不失其正,故书中凡用神圣,圣经圣灵等名,均改正为造物主或真宰真经灵性等以示区别,惟上帝二字,书中引用之处太多且亦无伤正道,故仍沿用。

 

又本书中《禁吃猪肉》一节,就印巴区言,其环境与中国回迥异,且解释似欠详明,拟增附中译《典礼》书中,《禁食猪肉》一文,俾中外学说,互相印证,而供世人了然於真理,不以地理环境之差别而有歧异也。

至圣迁都一千三百七十五年四月哈旨凯玛伦白亮诚氏叙於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