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

 

一切赞颂,都归安拉。他创造了我,抚养了我,教育了我,赋与我钻研宗教学问的志趣,赐给了我比较研究宗教的机宜,领导我认识了《古兰经》真理,最后又授予我以汉语编译《古兰经》的力量与机宜。我的养主啊!你以无限博爱和永久仁慈的常德使我得以奉行了一些天命,作为受到恩泽的人,我是应当如何感谢你对我施与的不可数计的仁德!现在五体投地地向你表示五中的谢忱,乞求你仁慈地欣然接纳!

 

按照《古兰经》教义,对养育的主宰感恩报德的真义是以天赋的精神、道德、智慧和身体的能力,为了取悦于主宰用在主宰的道上。基于伊斯兰教这一感恩报德的概念,我内疚虚度了不少岁月,坐失了许多机宜,实在对养主汗颜,无法作全面的交待。祈求主宰以宽恕之德,不咎既往,赦免一切罪过,并且多多赏赐感恩报德的力量,以便仆人以或有的天年尽自己的天职。

 

我在这里要向伊斯兰教阿哈默底亚会教长米尔萨大海尔阿哈默德先生恭致由衷的谢忱。在我翻译《古兰经》时教长经常给我重要的指教与引导。每当需要对一些经节有更多理解或为了满足中国同胞个别的需要,增添一些脚注而寻求教长的教导时,我便亲临请教,无不满载而归。

 

在本书编译过程中,我获得许多友人热心协助。他们在翻译、校对、排版、印刷和一切有关事务上,都曾竭尽力量满足需要。其最显著者有拉希德先生(Mr. Rashid Ahmad Arshad)。他是一位宗教学者,曾攻读汉语,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先生以两三年宝贵时间,助我处理翻译、校正和其他有关事宜。新加坡国立大学华语研究中心领导人,卢绍昌先生,乐意与人为善,于教务百忙之际,殷切指教,不辞辛劳,夜以继日地阅读汉译文稿,在文字方面,提供了许多珍贵意见。

 

李发沈(扬江)先生在汉译文本和脚注的文字方面不断提供宝贵意见,书中序文一篇和索引的翻译基本上是李先生执笔的。海鲁丁先生(Mr. Khairuddin Barus)帮我校对阿拉伯原文、脚注与参考号码。中外翻译书业社王业香先生为人乐喜好施,又以翻译为业,所以我在本书的翻译、校正、排版、印行和其他许多重要事务上都不断就教先生,获益良多。林巧珠小姐和林今达先生在校对方面也给与热忱的协助。陈丽芬小姐和陈图强先生不但在译文校对方面长期热诚地工作,而且精工细致地修正了全书排字。

 

萨给先生(Mr. M.A.Saqi)、穆尼鲁丁沙姆斯先生(Mr. Muniruddin Shams)、阿巴西先生( Mr. S. H. Abbasi)都不断赐与我大力地鼎助和指导。阿布杜尔阿齐姆先生(Mr. Abdul Azim Bulia)在排印期间全力助我处理与排印有关的大小事宜,分去了许多担子。埃努尔雅根先生(Mr. Ainul Yaqeen Md. Zain)在付梓期间助理印务事宜并处理了有关的一切杂务。翁姑阿德南先生(Mr. Ungku Adnan)和阿布杜尔巴西特先生(Mr. Abdul Basit Abdul Wahid)给与了我必要的赞助。沙哥尔先生( Mr. Shakil Mahmood Ramjaun)和贾米尔先生( Mr. Jamil Ahmad Ramjaun) 两兄弟为我料理许多有关翻译的事务。佳艺彩印公司叶坤明先生和陈凌波小姐在排印方面对我们做了难能可贵的友谊协助,提供了大有裨益的宝贵建议。何荣源先生热心费神,为本书封面题下了难得的《古兰经》三字。

 

关于本书翻译、校正、排印等方面的事情还有学者努尔哈克先生(Mr.Nurul Haqq),学者赛义德阿布杜尔海伊先生(Mr. Syed Abdul Haye)哈吉布利亚先生(Mr. Haji Bulia)、巴哈太太(Mrs. Baha)、法蒂玛太太(Mrs. Fatimah Bte Yassin) 、欧思曼尤素夫先生( Mr. Othman Yusof)、赛义德尔里先生 (Mr. Syed Ali Bin Syed Ahmad)、穆罕默德萨迪克先生( Mr. Mohammad sadiq Yusof)、阿哈默德穆尔塔扎先生(Mr. Ahmad Murthaza Bin Mohammad)、哈立德先生(Mr.Khalid Ahmad Mohammad)、阿布杜尔哈利姆先生(Mr. Abdul Halim Yusof)、尤素夫先生(Mr. Yusof)、阿哈默德先生(Mr. Ahmad)、哈达亚图拉先生Mr. Hidayattullah)、卡马尔先生(Mr Qamar)、哈姆扎先生(Mr. Hamza)等各国友人。

 

正值本书问世之际,鄙人深感,如没有天人的共助绝不会有此书的成就。所

以我感谢真主的恩典,也感谢友人的惠助。不过友人这种隆情厚谊我实无以为报,

只有祈祷真主多多酬报他们的此项善举。请读者也能为他们祈祷!

 

周仲羲

(M.Osman Chou Chung Sai)

一九九O年二月十四日于

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