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

 

伊斯兰教与中国诸家学说合流之例证

为了贯通伊斯兰教与中国文化中的真理,增益两大文化之交流,促进两大民族间认识与感情幷鼓励人类效法安拉(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上帝)的常德,模仿圣贤的典范,特意将中国诸家学说中对安拉的存在、安拉的常德和人类可能培养的精神道德品质的论述以及其与伊斯兰教在此方面教义基本上共鸣之处,摘录于后,以供参考。

 

(一)中国历代诸家对于一个宇宙万物创造者(安拉、上帝、帝、天或造物者)的存在及其常德的说明

 

1《易经》说: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周易本义》:上经豫卦。

 

乾:元、享、利、贞。干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圣人在上,高出于物,犹干道之变化也。万物各得其所而咸宁,万物之各正性命而保合太和也。此言圣人之利贞也。盖尝统而论之:元者,物之始生;亨者,物之畅茂;利者向于实也;贞者,实之成也。实之既成,则其根蒂脱落,可复种而生矣。此四德之所以循环而无端也。然而四者之间,生气流行,初无间断。此元之所以包四德而统天也。其以圣人而言,则孔子之意,盖以此卦为圣人得天位,行天道,而致太平之占也。)《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干,元、亨、利、贞。《周易本义》:上经干卦。

 

坤:元亨,利牧马之贞。《周易本义》:上经坤卦

 

帝出乎震,齐乎异,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干,劳乎坎,成言乎艮。(帝者,天之主宰。)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异,异,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洁齐也。离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坤也者,地也,万物皆致养焉,故曰致役乎坤 。兑,正秋也,万物之所说也,故曰说言乎兑,战乎干,干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劳卦也,万物之所归也,故曰劳乎坎。艮,东北之卦也,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上言帝,此言万物之隋帝以出入也。)《周易本义》:说卦传第五章

 

2《尚书》说:

 

肆类于上帝。《尚书》:舜典

 

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尚书》:汤誓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尚书》:汤诰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尚书》:伊训

 

 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尚书》:说命

 

 惟其克相上帝,龙绥四方。《尚书》:秦誓

 

已予小子,不敢替上帝命。《尚书》:大诰

 

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无坠天之降实命。《尚书》:金滕

 

3)《诗经》说:

 

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诗经:大雅大明

 

武王,无维烈,不烈成康,上帝是皇。诗经:周颂执竟

 

上帝既命,侯于周服诗经:大雅文王

 

克配上帝,宜鉴于殷。诗经:大雅文王

 

上帝临汝,无贰尔心。诗经:大雅大明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诗经:大雅皇矣

 

惟此王季,帝度其心。诗经:大雅皇矣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诗经:大雅皇矣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诗经:大雅皇矣

4《春秋》说:

 

叔父陟恪,在我先王之左右,以佐事上帝。《左传》:昭七年

 

昭告昊天上帝春秋左传:成公十三年。

 

5《论语》说: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第三第十三章

 

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之,天之!论语》:雍也第六第廿六章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论语:子罕第九第五章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论语:尧曰第二十第一章第一三节

 

6《中庸》说: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论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下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下德者,其熟能知之?中庸:第三十二章

 

7《老子道德经》说: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老子道德经:上篇二十五章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似兮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老子道德经:上篇四章

 

8《庄子》说: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庄子:大宗师篇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同上

 

彼特以天为父,而身犹爱,而况其卓乎?同上

 

彼方且与造物者为人。同上

 

夫造物者必以为不祥之人。同上

 

庸讵知夫造物者之不息 我鲸而补我劓,使我乘成以随先生邪?同上

 

天选子之形,子以坚白鸣。庄子:德光符篇

 

上与造物者游。庄子:天下篇

 

9《墨子》说:

 

  非独子墨子,以天之志为法也,于先生之书,大夏之道之然。帝谓文王,予怀明德,毋大声以色,毋长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此诰文王之以天志为法也,而顺帝之则也。墨子闲诂:卷七天志下第廿八

 

10《胡云峰》说:

 

  自出震,以至成言乎良,万物生成之序也,然孰生之,熟成之,必有为之主宰者。

 

11《程伊川》说:

 

  夫天,专言之,则道也,天且弗违是也。分而言之,以形体谓之天,以主宰谓之帝。

 

12《陈北溪》说:

 

  二气流行,万古生生不息,不成只是个空气,必有主宰之者。

 

13《朱紫阳》说:

 

据诗书所说,便是真有个上帝,恁的分付,如帝震怒之类。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天道福善祸淫,便自分别有个主宰相似。或问:以主宰谓之帝,孰为主宰?曰:自为主宰,盖天是个至刚至阳之物,自然如此选转不息,所以如此,必有为之主宰者

 

高宗梦帝赉良弼,必是梦中有帝赉之,不得说无此事,只是天理,亦不得。

 

高宗梦傅说。据此,则是真有个天帝,与高宗对曰,吾赉汝以良弼。

 

由上诸家之说,我们可知他们都认识安拉(上帝),宇宙万物创造者之存在与其许多常德,而由易之说,且可推知安拉具有四大基本常德,与《古兰经》之教彼此吻合。盖干有四德,坤有四德,君子有四德。先是帝出乎震,然后万物出乎震,那么,它们的四德,当是从上帝得来。如果创造者没有四德,受造者是无法得来四德的,而且获得四德的人,也不能称为达天德者。伊斯兰教《古兰经》:首章中明文申言安拉有四大常德:(一)安拉(上帝)是创造养育全世界的主宰;(二)安拉是对人类的一切需要,不待他们经营与乞求而至仁地恩赐者;(三)安拉是给予一切工作者奋斗与努力的最好结果者;(四)安拉是善恶审判时候的主宰。实际上,安拉便是从他这四大常德,赐予乾坤及君子四德的。尤有进者,朱熹谓,元可包乾坤之四德。程明道谓义、礼、智、信、也是仁,而伊斯兰教谓安拉的创造养育全世界之常德,实亦统括其另外三大常德。两大传统文化中安拉(上帝)之基本观念,若合符节。伊斯兰教主张一切圣人之教同出一个源头安拉,确是真理。

 

(二)中国历代诸家对于人类精神道德品质的看法

 

1《易经》说:

 

 

《彖曰》:大哉干元!干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合,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疆不息。《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干:元、亨、利、贞。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周易本义:上经干卦

 
2)《中庸》说:

 

             

 
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遁世而不见知而不悔,惟圣人能之中庸:第十一章第一至第三节。

 

             

 
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上焉者,虽善无微,无微不信,不信民弗从,下焉者,虽善不尊,不尊不信,不信民弗从,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遮民,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不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感。《中庸》:第二十九章第一三节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中庸:第三十一章

 

又曰:唯天下至诚,为能经论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熟能知之中庸:第三十二章

 

3《孟子》说:

 

     

 

 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御而不仁,是不智也。不仁、不智、无礼、无义,人役也。《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七章第二三节

 

             

 

颜渊曰:舜人也,我亦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孟子:腾交公章句上第一章第四节

 

有若曰:岂惟民哉?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泰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类也。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二章第廿八节

 

孟子)曰:彼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生于其心,害于其政,发于其政,害于其事,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二章十七节

 

孟子曰:规矩,方员之至也;圣人,人伦之至也。欲为君,尽君道;欲为臣,尽臣道。二者皆法尧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也。孟子:离娄章句上第二章第一二节

 

(孟子)曰:彼一时,此一时也,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自尧舜至汤,自汤至文武,皆五百余年而圣人出朱熹集注)由周而来,七百有余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吾何为不豫哉?孟子:公孙丑章句下第十三章第二五节

 

(公孙丑问)曰:然则夫子既圣矣乎?(孟子)曰:恶!是何言也?昔者子贡问于孔子曰:夫子圣矣乎孔子曰:圣则吾不能,我学不厌而教不倦也子贡曰: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既圣矣。夫圣,孔子不居是何言也?(公孙丑问曰)昔者窃闻之:子夏、子游、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冉牛、闵子、颜渊则具体而微,敢问所安?曰:姑舍是。曰:伯夷、伊夷何如?曰:不同道。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伊夷也。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皆古圣人也,吾未能有行焉;乃所愿,则学孔子也。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二章第十九二十二节

 

储子曰:王使人夫子,果有以异于人乎?孟子曰:何以异于人哉?尧舜与人同耳。孟子:离妻章句下第三十二章

 

孟子》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已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孟子:尽心章句下第二十五章第三一一八节

 

孟子曰:富岁,子弟多赖;凶岁,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尔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令夫牟麦,播种而耰之 ,其地同,树之时又同,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虽有不同,则地有肥硗,雨露之养,人事之不齐也。故凡同类者,举相似也,何独至于人而疑之?圣人,与我同类者。。故曰: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吾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吾心,犹刍豢之悦我口。孟子:告子章句上第七章第一八节

 

11 孟子曰: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善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善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四是端也,独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六章第四六节

 

12 颜渊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孟子:滕文公章句上第一章第四节

 

4《荀子》说: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荀子:勤学

 

学恶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同上

 

好法而行,士也。笃志而体,君子也。齐明而不竭,圣人也。荀子:修身

 

礼者,所以正身也;师者,所以正礼也。无礼何以正身,无师吾安知礼之为是也?礼然而然,则是情安礼也;师云而云,则是知若师也。情安礼,知若师,则是圣人也。同上

 

5庄子曰:

 

圣人者,能齐是非,死生得丧者也。庄子:大宗师

 

能安其差别之分,以得绝对无差别之乐者,谓之至人、神人、圣人。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皆能达于逍遥自得之境者也庄子:逍遥游

 

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均,是之谓两行。庄子:齐物论

 

终身役而不见其成功,苶果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耶?人谓之不死,益奚?同上

 

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庄子:田子方

 

6韩非子说:

 

  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聚,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民食果瓜,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中古之世,天下大水,而鲧禹决渎;近古之世,桀纣暴乱,而汤武征伐,今有构木,钻燧于夏后氏之世者,必为鲧禹笑矣,有决渎于殷周之世者,必为汤武笑矣,然则今有美尧、舜、汤、武、禹之道于当今之世者,必为新圣人笑矣,是以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韩非子:五蠢

7董仲舒说:

 

  天有四时,时三月。王有四选,选三臣。是故有孟、有仲、有季、一时之情也。有上,有下,有中,一选之情也。三臣而为一选,四选而止,人情尽矣。人之材固有四选,如天之时,固有四变也。圣人为一选,君子为一选,善人为一选,正人为一选,由此而下者不足选也。是故天选四堤十二,而人变尽矣。尽人之变合于天,唯圣人者能之,所以立王事也。官制象天

 

8扬雄说:

 

治已以仲尼。或曰:治已以仲尼,仲尼奚寡也?曰:率马以骥,不亦可乎?扬子法言:修身

 

天下有三门,由于情欲,入自禽门;由于礼义,入自人门;由于独智,入自圣门。同上

 

9文中子说:

 

  政猛宁若恩;法速宁若缓;狱繁宁若简。臣主之际,其猜也宁信。执其中者,惟圣人乎!关朗篇

 

10李翱说:

 

人之所以为圣人者,性也;人之所以惑其性者,情也。喜、怒、哀、惊、爱、恶、欲七者,皆情之所为也。情既昏,性斯匿矣。非性之过也,七者循环而交来,故性不能充也。水之浑也,其流不清。火之烟也,其光不明。非水火清明之过,沙不浑,流斯清矣,烟不郁,光斯明矣;情不作,性斯充矣,性与情不相无也。虽然,无性则情无所生矣,是情由性而生。情不自情,因性而情。性不自性,由情而明。性者,天之命也,圣人得之而不惑者也;情者,性之动也,百姓溺之而不能知其本者也。圣人者,岂其无情耶?圣人者,寂然不动,不往而到,不言而神,不耀而光,制作参于天地,变化合于阴阳。虽有情也,未尝有情也。然则百性者,其无性者耶?百姓之性与圣人之性无差也。虽然,情之所昏,交相攻伐,未始有穷,故虽终身而不能睹其性焉。复性书

 

夫明者所以对昏。昏既灭,则明亦不立矣。是故诚者,圣人之性也。寂然不动,广大清明,照乎天地,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行止语嘿,无不处于极也。复其性者,贤人循之而不已者也。不已,则能归其源矣。同上

 

圣人知人之性皆善,可以循之不息而至于圣也,故制礼以节之,作乐以和之。安于和乐,乐之本也;动而中礼,礼之本也。故在车则闻和之声,行步则闻佩玉之音,无故不废琴瑟,视听言行,循礼而动,所以教人忘嗜欲而归性命之道也。道者,至诚也。诚而不息则虚。虚而不息则明。明而不息则照天地而无遗。非他也,此尽性命之道也。同上

 

11朱子说:

 

  诚者,圣人之本,物之终始,而命之道也。圣人全动静之德,而常本之于静。圣人禀阴阳五行之秀气以生。而圣人之生,又得其秀之秀者。是以其行之也中;其处之也正;其发之也仁;其裁之也义。盖一动一静莫不有以全夫太极之道,而无所焉。则向之所谓欲动情胜,利害相攻者,于此乎定矣。然静者,诚之覆而性之真也。苟非此心寂然无欲而静,则何可以酬酢事物之变,而一天下之动哉?故圣人中、正、仁、义、动、静周流。而其动也,必主乎静。此其所以成位乎中,而天、地、日、月、四时、鬼、神有所不能违也。盖必体立而后用有以行。圣人太极之全体,一动一静,无适而非中、正、仁、义、之极,盖不假修为而自然也。未至此,而修之,君子之所以吉也;不知此,而悖之,小人之所以凶也。修之、悖之,亦在乎敬肆之间而已矣。敬则欲寡而理明。寡之又寡,以至于无。则静虚、动直,而圣可学矣。《朱子译太极图说》

 

12周濂溪说:

 

诚者,圣人之本。通书诚上

 

圣,诚而已矣。通书诚下

 

圣人之道仁、义、中、正而已矣。守之贵,行之利,廓之配天地。岂不易简,岂为难知。不守,不行,不廓耳。道篇

 

诚无为,几善恶。

 

德爱曰仁;宜曰义;理曰礼;通曰智;守曰信;性焉安焉之谓圣;复焉执焉之谓贤;发微不可见;充周不可穷之谓神。诚几德

 

寂然不动者,诚也。感而遂通者,神也。动而未形有无之间者,几也。诚精故明,神应故妙,几微故幽,诚、神、几曰圣人。圣篇

洪范曰:思曰睿,¼¼睿作圣。无思,本也。思通,用也。几动于彼,诚动于此,无思而不无不通为圣人。不思则不能通微;不睿则不能无不通。是则无不通生于通微;通微生于思。故思者,圣功之本,而吉凶之机也。思篇

 

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同上

 

圣可学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请问焉?曰:一为要,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静虚则明,明则通。动直则公,公则溥。明、通、公、溥,庶矣乎。圣学

 

13张横渠昔告诸生以学必如圣人而后已,以为知人而不知天,求为贤人而不求为圣人,此秦汉以来,学者之大蔽也。故其学以易为宗,以中庸为的,以礼为体,以孔孟为极。谢无量中国哲学史:张横渠

 

14程明道说:

 

  圣人仁至也,独能体是心而已。曷尝一离多端,而求之自外乎?故能近取譬者,仲尼所以示子贡求仁之方也。全书七

 

15王安石说:

 

  世有论者曰:性善情恶。是徒识性情之名,而不知情性之实也。喜、怒、哀、乐、好、恶、欲未发于外,而存于心,性也;喜、怒、哀、乐、好、恶、欲发于外,而见于行,情也。性者,情之本;情者,性之用。故吾曰:性情一也。故此七者人生而有之。接于物,而后动焉。动而当于理,则圣也,贤也;不当于理,则小人也。伊川先生文集:性情篇

 

16陆象山说:

 

宇宙内事;乃已分内事,已分内事,乃宇宙内事。]又尝曰: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此理,亦莫不同也。象山先生全集》:覆盖,《象山先生行状》

 

圣人教人只是就人日用处开端。如孟子言徐行后长,可为尧舜,不成在长者后行,便是尧舜。怎生做得尧舜样事,须是就上面着工夫。圣人所谓吾无隐乎尔,谁能出不由户,直截是如此。象山先生全集:卷三十五语录

 

孟子之言,太抵皆因当时之人,处己太卑,而视圣人太高。不惟处己太卑,而亦以此处人,如是何足与言仁义也之语可见。不知天之予我者,其初未尝不同。如未尝有才焉之类,皆以谓才乃圣贤所有,我之所无,不敢承当着。故孟子说,此乃人人都有,自为斧斤所害,所以沦胥为禽兽。若能涵养此心,便是圣贤。读《孟子》须当理会他所立言之意。血脉不明,沉溺章句,何益?同上

 

17魏鹤山说:

 

  人生有刚柔,故有善恶。在变化气质,则可以至圣贤矣。谢无量中国哲学史,魏鹤山

 

18吴康斋说:

 

  圣贤所言,无非存天理。去人欲;圣贤所行亦然。学圣贤者,舍是何以焉?谢无量中国哲学史,吴康齐

 

19王阳明说:

 

良知之在人心,无间于圣愚,天下古今所同也。全书二

 

良知之在人心,互万古塞宇宙而无不同。同上

 

自己良知,原与圣人一般。同上

 

良知之在人心,则万古如一日。全书六

 

良知良能,愚夫愚妇与圣人同。全书二

 

自孔孟既没,此学失传几千百年,赖天之灵,偶复有见,诚千古之一快,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者也。全书六

 

夫学莫先于立志。志之不立,犹不种其根而徒事培拥灌溉,劳苦无成矣。世之所以因循苟且,随俗习非,而卒归于污下者,凡以志之弗立也。故程子曰:有求为圣人之志,然后可与共学。人苟诚有求为圣人之志,则心思圣人之所以为圣人者,安在非以其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之私欺?圣人之所以为圣人,惟以其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则我之欲为圣人,亦惟在于此心之纯乎天理而无人欲耳。王阳明全集:示弟立志说

 

志立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王阳明全集》:立志

 

20颜习斋教俨说:

 

 

人之不为圣人也,其患二:一在视圣人之大德为圣不敢望,一在视圣人之小节为圣不在此。吾党须先于小节用功。戴望》:颜氏学记卷三

从以上所述诸家之说,足知诸家学者都主张人人都可修养圣贤所具有的精神、道德而达到他们曾经达到的圣域贤关。《易经》谓人有仁、礼、义、智四大天德。董仲舒主张人材固有四选:圣人为一选,君子为一选,善人为一选,正人为一选。想见其认为人如果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刚,自疆不息,明其明德,自然可以获得四种精神、道德品位。伊斯兰教认为安拉创造人类的目的便是要人类效法安拉的常德。凡是完全服从安拉的指导、充分遵守穆罕默德圣人(祝安拉赐他幸福、平安)的训谕与典范而效法安拉常德的人,都能获得四种精神、道德的品位:(一)圣人,(二)诚实的人(真人)(三)烈士(成仁者,殉道者),(四)善人(正直的人,贞洁的人)。在这两种不同文字与不同文化中,今天不但发现了都有一个创造宇宙万物者及其四大常德的观念,还获得了都有人能达致四种精神、道德品位的认识。这种文化的共鸣,自然值得钻研真理者作为参考的。